登陆

千年灵芝(现代故事)

admin 2019-05-14 23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一、天狮峰下

在我国西南云台山区,新辟了一条山明水秀又奇特无比的旅行线路。这天,有个团队来到景区的一座山岭下,地陪女导游小陆举着一面赤色三角旗,指着眼前姿态像头狮子的山峰,用奥秘的口气向游客介绍:“它叫天狮峰,高百余丈。峰顶生长着一株千年灵芝,采日月之精华,承大地之滋补,到了没有月亮的晚上,还能放射出彩色灵光。据这儿的山民说,谁能采到这株千年灵芝手掌般巨细一瓣,人之将死,可还阳世;疑难杂症,手到病除……”

小陆提到这儿,游客中宣布一阵似信非信的议论声,说现在的炒作也太古怪了,世上哪有什么妙手回春、包治疑难杂症的神草?

在一片似信非信的议论声中,有个四十多岁、脸皮白皙的游客问:“小陆,已然这株千年灵芝那么灵验,世上生怪病的人也太多了,应该早被连根挖去,怎样还能让它留到现在?”

小陆笑笑答复:“是的,许多人想把它采下来卖个大价钱。但是,这天狮峰山崖峭壁,人无立足之处,只能甩出有铁爪的绳子,勾住长在腾空岩缝里的老松,才干一步一步向上攀爬。可要命的是,这山上毒蛇特别多,若惊动了它们,就会密密地爬满绳子,多半攀爬者被吓昏曩昔,从半山摔下。极少数胆大的,挥起砍柴刀,对毒蛇一路砍杀,饱经险阻爬上高峰,又会忽然蹿出十多头老猴,把你团团围住。这群老猴护着灵芝,得灵芝之仙气,简直成了半神仙;而灵芝有了这群老猴的护卫,得以千年长生,越长越奇。因为它们相互依存,老猴一旦发现有人前来偷采灵芝,就会拼命维护,抓得你皮开肉绽,让你不能达到目的。真能采上一瓣千年灵芝的,得要有缘分,或宿世修了行,当代做了功德……”

那个四十多岁的游客脸色激动,又要求女导游:“小陆,你说了半天,我仍是不大信任,这些都可以编出来,你得拿出让我服气的依据!”

小陆收住笑脸,把游客带到一块青褐色的石壁前,说你们自己看看吧。映入游客眼皮的,首先是岩壁上凿着“警世壁”三个触目惊心的魏碑字体,两边凿着较小的两行字:“心不行不真,行不行不端。”多半壁面是模糊可辨的二十多个姓名,每个姓名前面都凿有切当年月。

小陆的声响有点沉重:“石壁上凿着的姓名,最早的在晚清,最晚的也便是六七年前吧。他们都是攀爬天狮峰采千年灵芝摔死的。想来这些摔死的人,不是心术不正,便是行为不端,遭了报应。这块石壁为什么叫警世壁,意思是让后人不忘前人血的经验。”

游客看着石壁上凿着的一个个字,脊梁骨都不由得寒气直冒。而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游客则站在石壁前,若有所思。

女导游见咱们的心境太烦闷,便换了生动的口气,问:“你们想看到千年灵芝的彩色灵光吗?”

咱们来了爱好,一起喊:“想!”

小陆说:“今日是阴历十月初一,正好没有月亮,气候也好。假如你们同千年灵芝有缘分,到深夜子时,也便是11点到清晨1点,我喊你们起来,让咱们碰碰命运。”

所以,他们在周围游了一圈之后,太阳快下山时,小陆便把他们带到山脚下的小山村,安排在农家旅馆。咱们吃着新鲜可口的山里菜,想着深夜时分起来观看千年灵芝的彩色灵光,都非常振奋。

晚上,喝了点酒的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游客,要了个单间。他和衣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窗外黑黝黝的夜空,听着山林低低的啸声,心思满腹,满脑子都是天狮峰上千年灵芝的奇特传说……

这个中年人叫陈水华,十多年前大学毕业,在一家私有企业找到一份作业。两年后,凭着他的一张小白脸和一口能说会道,很快博得了老板小女千年灵芝(现代故事)儿莉莉的好感,如痴如醉地寻求他。老板拗不过女儿,只得赞同这桩婚姻。他们很快结了婚,长在穷山沟的陈水华一跌落进了金窝窝,乐得常常从梦里笑醒。因为老丈人只要两个女儿,往后亿万财物早晚会由两个女儿均分。

时刻过得很快,眼看老丈人年岁一年比一年大,陈水华暗暗快乐,盼着他提前把企业分了,得到一半财物,同妻子独立运营。但是到了上一年春天,老丈人忽然生了场怪病,肚子里长了个瘤。到医院割去后,不到一个月又长出两个瘤,再去着手术,又不到一个月居然长出三个瘤。他再不敢着手术,跑遍各大医院,也查不理解这生的是什么瘤。陈水华的老丈人把两个女儿和女婿招到身边,下决然说:“你们谁能想方法治好我的病,获公司的三分之二股份,我马上退休,董事长方位也让给他。”

白叟提出的条件非常丰盛诱人,两对夫妻紧急行为,各显神通。可他们把白叟折腾了几个月,病况一点没有好转。

陈水华不甘心就此罢手,有天晚上躺在床上瞪着眼睛,一向到深夜时分,他忽然一拍脑袋喊:“有了!”

妻子莉莉匆促爬动身问:“什么有了?”

“已然你爹的怪病大医院没法子治,不如换一个思路千年灵芝(现代故事),到深山老林去寻找神方秘草,说不定倒能治好!”陈水华眼睛里闪着巴望的光辉。

莉莉有点不大信任:“真的吗?”

陈水华说:“民间有句话:草头土方,气死郎中!试试吧。”

到了这种时刻,着急中的莉莉也只得赞同。所以,陈水华离别妻子,选了这条深化大山深处的旅行线路,进入云台山区。公然,白日他听到了导游小陆关于千年灵芝的奇特传说,只待今夜看到天狮峰上有彩色灵光呈现,就阐明这事是真,老丈人的怪病有救了。

合理他满脑子想入非非的时分,小陆在门外大喊:“要看灵芝灵光的快起床,时刻到了……”

二、阿鼠揭榜

陈水华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跑到屋外。只见满天星斗,天狮峰在星光下黑黢黢的,显得反常奥秘。此时山风停了,万籁俱寂,寒意深深,出来观看千年灵芝彩色灵光的游客,都披上了农家旅馆备用的棉大衣。他们静静地围着小陆,瞪大眼睛,朝着天狮峰一眼不眨。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天狮峰上什么也没有呈现,咱们议论纷纷:“怎样还不见灵光啊?”“小陆,是你编的吧?叫咱们住在深山,你好拿回扣。”

最着急的是陈水华,他大声说:“不要吵,心诚则灵,小陆怎样会哄咱们?”

小陆沉住气答复:“仍是这位大哥说得对,心诚则灵,等着吧,子时还没有过。”

游客半信半疑,又安静下来。就在他们等得快失掉耐性的时分,忽然有人喊:“快看,灵光呈现了!”

在黑黝黝的天狮峰顶,公然射出一道彩色灵光,高约一二丈,碗口那么粗。

游客先是感到不行思议,接着一片喝彩。那道灵光时隐时现,颜色有时赤色为主,有时黄色为主,不断改变,奇特无比。大约二三分钟后,才渐渐衰退……

下深夜,极度振奋的陈水华再也无法入眠。但想到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怎样爬得上天狮峰?一路上又毒蛇布满,险象环生,怎样抵挡?便是爬上峰顶,又怎样抵挡得了看护千年灵芝的十多头老猴?这些都让他忧心如焚,直到快天亮,他费尽心机才想出了个主见。

吃过早饭,团队出发到另一个景点。陈水华对地陪导游小陆说,他要在这儿住上几天,不跟团队走了。

“想要得到千年灵芝是不是?”小陆是个聪明女孩,劝他,“曾经也有游客留下,但都空手而回,有的还出了风险。你权当听一回奇特的传说吧,不用较真!”

“定心,我会有方法弄到的。”陈水华笑笑,并不隐秘,显得信心十足。

小陆不再多劝,带着团队离开了。陈水华马上振奋地打电话给妻子莉莉,说她老爸的怪病有救了,他正在主见搞一种神药。

当天,他写了张夺目的大红榜,贴在农家旅馆门外墙面:本人愿出10万元,求购天狮峰上手掌大一瓣千年灵芝,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下,小山村可热闹了。10万元啊!山里人干一辈子也弄不到。公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很快有个鼠头鼠脑的山民揭榜。陈水华一阵激动,问他有掌握搞到吗?

“怎样不能?我自小灵敏像只山鼠,山里人都喊我阿鼠,上天狮峰我就像跑平地一般。”阿鼠滚动着一双贼亮的小眼睛,又说,“不过,上天狮峰风险多多,弄不好要丢命的,你那价钱……”

陈水华理解,眼前的阿鼠并非一般山民,鬼得很,要加价,可这也阐明他有必定掌握。通过一番讨价还价,两边15万元成交,五天之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好在陈水华带上了信誉卡,马上打电话给妻子莉莉,把钱转过来。

再说这个阿鼠,早年爸爸妈妈逝世,是个游手好闲之徒,现在已是三十多岁,两间石屋仍是空空荡荡。因而,他天天做梦天上掉下一大笔横财,让他盖新房、娶女性。这不,机遇公然来了,真把他乐坏了!但是,虽然他身子灵敏如鼠,真要上天狮峰采千年灵芝,想到一路上阴险重重,也不敢轻率上去。不过,在揭榜前他心里现已有了计划。

本来,这山村有个叫阿磊的男人,同他差不多年纪,儿时两人就要好。十年前,阿磊的奶奶忽然双腿麻痹,一会儿瘫在床上。但是很怪,没有过多少日子,奶奶的双腿奇迹般地好了,还能上山下地干活。阿鼠感到古怪,就问阿磊。阿磊先是不愿说,后来被问急了,才通知他,阿磊同爷爷上天狮峰采回了一瓣灵芝,并正告阿鼠此事万万不能说出去。所以,阿鼠把主见打到阿磊身上,揭榜后马上去找他,要求他带自己一起上天狮峰,赏钱一人一半。

阿鼠刚开口,马上遭到阿磊的剧烈对立,说十年前他同爷爷上天狮峰采灵芝,一路攀山崖、斩毒蛇,同凶猛的老猴斡旋,差点丢了命。就那一回,吓得他天天晚上做噩梦,现在他哪敢再上天狮峰?他好言劝阿鼠,别去白白丢了性命。

阿鼠哪里肯听,骂阿磊就像天狮峰上的石头,死疙瘩一个,对着大把的钱却不动心。阿磊被阿鼠缠烦了,一声大吼:“你死了这条心吧,除非太阳从西山头出来!”

三、黄雀在后

陈水华着急地等在农家旅馆,眼巴巴盼着阿鼠提前送来千年灵芝。这天,现已是同阿鼠约好交代的终究日子,妻子莉莉也把15万元打进银行卡,但是到了黄昏,等来的却是无精打采的阿鼠,连说这事棘手。

陈水华急得双腿蹦起来,把信誉卡往桌上一拍,说:“你这个人怎样一点不讲信誉啊?15万元钞票现已打到了卡上,莫非这钱会烫你手?”

阿鼠传闻钞票现已打到卡上,马上像打进一针强心剂,小眼球骨碌碌滚动几下,一咬牙喊:“大哥,再给我三天时刻,必定把千年灵芝给你弄来!”

阿鼠预备逼上梁山了,决议自己上天狮峰采千年灵芝。回到家后,他从墙上取下一把锈蚀斑斑的砍柴刀,花一个时辰把它磨得雪亮,那是一路上斩蛇用的。他又预备了一捆手指般粗的尼龙绳和一把铁爪子,攀岩就要用上它们。他把这些东西放到一只采草药的竹篓子里,第二天背上就来到天狮峰下。

他在峰下兜了几圈,昂首看看通向峰顶的山崖峭壁,以及长在岩缝里的老松,记起六七年前,村里有个叫阿三的小子想发横财,不听咱们劝说,坚持要上天狮峰,成果还没爬到十来丈高,就踩上毒蛇窝,毒蛇钻进他裤管,他惨叫一声,双手松开老松树,滚下来便断了气……

想到这儿,阿鼠毛骨悚然。但一想到那一大堆钞票,他豁出去了!他抖着双腿向天狮峰刚刚爬了几步,死后马上响起一个严峻的正告声:“阿鼠,你不要命了!”

阿鼠吃了一惊,匆促转回头,发现是阿磊,也背着草药篓子,不知什么时分呈现在他死后。

阿鼠冷冷地答复:“阿磊,已然你不愿容许,我只能自己上去采了。”

阿磊好言劝他:“你千万别蛮干,天狮峰底子不是你能爬上去的。”

阿鼠眼睛一红,说:“阿磊,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三十出面了,还没娶上女性,这个机遇错过了,驴年马月才有翻身日子?”

“谁叫你整天游手好闲,天上掉不下女性!”阿磊又用坚决的口气阻挠他,“这财不是你发的!”

失望中,阿鼠一双鼠眼定定地盯住阿磊,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疑问:“你说这财不是我发的,莫非你想一个人发?”他一双鼠眼滚动几下,登时生出个绝妙主见,马上装成惧怕的姿态,对阿磊说:“是呀,老天不让我发财,我只好死心了。仍是在山脚采点草药,卖几个小钱,过过日子算了!”

阿磊见阿鼠听了劝,又诚千年灵芝(现代故事)实地叮咛几句,便回身离开了。

阿鼠朝阿磊离去的背影暗笑一声,装着挖草药的姿态,悄然跟在阿磊后边,盯住他的一举一动。不出阿鼠所料,他发现阿磊整天在山下转,不时抬起头看看峻峭的天狮峰,显然在寻找爬上去的路。他觉得自己的判别没有错,便同阿磊捉迷藏似的悄然跟在后边,不让阿磊发现,耐性等候机遇。

第二天一早,阿鼠又悄然来到天狮峰下,持续盯梢阿磊。10来点钟,他看到有个年青游客在峰下转来转去,终究在警世壁前犹疑一阵子后,居然抬腿要向天狮峰爬去。阿鼠心里喊:钱多好啊,又一个为千年灵芝舍得命了!正惊奇间,忽然发现阿磊奔过来,阿鼠怕被发现,匆促躲到一块岩石后边,伸出半个脑袋窥视。他听到阿磊用严峻的声响阻挠住那个年青游客,两人开端低声密谈,显然是在讨价还价。阿鼠急死了,什么也听不清,又不敢露出,终究总算听到阿磊对那个年青游客说:“明日4点,也便是天亮前,你到这警世壁前等我,我必定给你弄来……”

阿鼠一阵狂喜,差点喊作声来。

四、血染神草

第二天清晨1点多钟,阿磊就起床了,背上竹篓子出了门,篓子里装着绳子、砍刀。他摸到天狮峰下,选了条上山的捷径,腰一躬,像一头野兔嗖嗖爬了上去。

阿磊爬天狮峰不是一回两回了,都是这条路,但今夜雾气这么大,仍是第一回碰上。一路上,他只能凭自己的感觉,哪里有老松,哪里有踩脚的岩石,哪里需求甩绳子,一步一步爬得非常稳妥厚实。其实,他祖上好几辈都上天狮峰采过灵芝,为了不让小山村的人窥见采灵芝的隐秘,他们都是在没有月亮的深夜上山采摘,天亮前必定要赶下山。这回遇上大雾,四周混沌迷离,让阿磊没有料到,爬得分外当心。

个把小时后,阿磊爬上了天狮峰,身上的衣服被汗水和雾水浸得湿漉漉的。他长长地吁口气,拍拍爬酸的双腿,在大雾里区分一下方向,马上又向不远处的千年灵芝跑去。快挨近时,传来一阵“吱吱”的叫声,接着,一群老猴从一团雾气里蹿出来,高快乐兴地围住了他。他赶忙伸手到背面的竹篓子里,掏出一把把香馥馥的玉米饼子扔给它们。老猴一面啃,一面欢蹦乱跳,像过节相同快活。这群守着千年灵芝的老猴,对阿磊像见到了久别的老朋友,非常快乐。

阿磊蹲下身,摸摸这只的头、拍拍那只的头之后,便来到千年灵芝跟前。这株灵芝约有1米多高,上下二十多层,每层像大蒲扇似的有五六厘米厚,通体宣布黄褐色的晕光。他绕着灵芝走了一圈,仔细观察,没有发现被他人偷采过的伤痕,才放下心来。他从腰间拔下尖利的砍刀,正要着手时,老猴蹿到他跟前,蹲下身子,眼睛瞪着他。他理解,这是在监督他,这千年灵芝每回只许采巴掌巨细一瓣,若多采,它们就同你不客气了。阿磊朝老猴说:“定心,我的老伙计,我不会多采的。”

阿磊定定神,当心翼翼地砍下手掌般大一瓣,刚伸手放进死后的背篓里,眼前的老猴忽然骚乱起来,宣布“吱吱”的乱叫声。他大吃一惊,匆促回头,在蒙眬的雾气里,发现一张狰狞的怪脸。他惊奇地喊道:“你……怎样也上来了?”

来者不是他人,正是一向暗暗盯梢阿磊的阿鼠。阿鼠满意地放声大笑,没等阿磊反响过来,他举刀捅向阿磊前胸,一股鲜血溅到一旁的千年灵芝上,六合为之一暗。

本来,阿鼠揭榜后,见阿磊不愿同他合作,他心生一计千年灵芝(现代故事),日夜盯梢阿磊的行为。昨日,当他听到阿磊要那个年青游客于今日清晨4点在警世壁前等候,他激动得一颗心怦怦跳,知道有戏了。晚上,他一向悄然守候在阿磊家门外,阿磊出门后,他在大雾的保护下,悄然无声地一向跟着上了天狮峰……

不是说爬天狮峰的一路上险象环生吗?特别是毒蛇,阿鼠是怎样抵挡的?这事难不倒阿鼠,他的脑子贼精,知道阿磊身上必定藏着抵挡毒蛇的祖传秘方。蛇是非常灵敏的动物,在十多丈远就能闻到异味特别是配方特别的蛇药,并敏捷避开。因而,爬在前面的阿磊成了他的安全维护伞。仅仅被机敏的老山公发现,宣布激烈正告声,才惊动了阿磊,不然阿磊死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阿磊倒在地上,捂住冒血的胸口,忍住疼痛,怒不行遏地呵斥心黑手毒的阿鼠:“你……要遭报应的!”

“报应?哈哈,报什么应,老天爷帮我还来不及呢!你看这大雾天,我跟在你后边,你一点没发现。”阿鼠朝阿磊冷笑,“阿磊,想不到啊,你比我还贪,两笔生意一个人干!”

“什么两笔生意?”阿磊古怪了。

“这几天,你整千年灵芝(现代故事)天在天狮峰下转,我躲在你后边,一切都看了个清清楚楚。”阿鼠用讥讽的口气答复他,“一笔是五六天前,我同那个山外人敲定的15万;另一笔是昨日我躲在岩石后边亲眼看到的,你又同另一个游客敲下一笔生意。这两笔最少二三十万啊,你要独吞,可偏偏碰上了我贼精的阿鼠……不要怪我决然,是你先不讲义气,想断我财源,我要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

阿磊的气味越来越弱,摇摇头,痛心肠通知阿鼠:“我背着竹篓子装成采草药在山下转,是为了阻挠你上天狮峰送命啊,你想到哪里去了……”

阿鼠哪里肯信阿磊的话,脸露杀气:“哼!没时刻跟你噜苏,对不住了,我这就送你上西天……”

当阿鼠再次举刀要置阿磊于死地的时分,忽然宣布“哎呀”一声惊呼,手里的刀“当”的一声掉到石头上……

五、恶有恶报

阿鼠怎样也没有想到,当他举刀再次捅向阿磊的时分,忽然蹿过来一头老山公,在他的手腕上狠咬一口,痛得他扔下了刀。这时,岭顶的雾气渐收,阿鼠发现他已被十多头龇牙咧嘴的老猴团团围住,愤恨地“吱吱”呼啸,开端向他建议激烈进犯,有的咬住他的膀子,有的压住他的背脊,有的掐他的脖子……好像对他有着天大的仇视,要把他撕咬得肝脑涂地……

可此时的阿鼠虽然被老猴撕咬得皮开肉绽,却是不慌不忙,对着来进犯的老猴用手狠狠一按,不论按到老猴的哪个部位,再凶顽的老猴很快像中了邪似的渐渐倒下不动了。没过一支烟时间,十多头老猴一头接一头被他按倒,打开嘴巴呼呼大睡……

阿鼠擦擦脸上的血迹,对着躺在石头上的老猴说:“对不住了,躺上个把小时,你们都会醒过来的。”

这阿鼠又是用什么奇功制服它们的呢?说来也简略,他先去山里采了四五味具有激烈麻醉效果的草药,制作成一根根麻醉针,带着它上天狮峰。方才老猴对他建议进犯,他抽出麻醉针,逐个刺进它们皮肤,只需十多秒钟便药性发生。这方法是他爹传给他的,去深山打猎遇上皮裘宝贵的野物时,出手时不用刀、铳,只能近距离奋斗,用这麻醉针制服,这样不伤野物的皮裘,能卖好价钱。阿鼠打猎物的身手没有学到,在这一刻却派上了大用场。

那么,心狠手辣的阿鼠为什么不爽性把老猴全杀死,来个斩草除根?本来他的算盘是留下这群老山公,为他维护住这株千年灵芝不被偷采。阿磊现已一命呜呼,这株灵芝往后就属他一个人,往后要采就上来,哈!喝不完、花不尽的好日子就在眼前了……

天狮峰上的雾气现已消尽,千年灵芝在夜色中静静地矗立着,宣布令人目炫的晕光。阿鼠来到阿磊身边,踢踢他,一动不动,因为流血过多,现已断了气味。他叹口气说:“阿磊,谁叫你这么死心眼呢?”说着,从阿磊背篓里掏出一瓣灵芝,又回身再砍下一瓣,心里说:“两个山外人一个给一瓣,下次有客户再上来不迟。”

接着,阿鼠又解开阿磊的衣服,取下一只鸡蛋巨细的布袋子,拿到鼻前闻闻,好香。他知道,阿磊屡次上天狮峰之所以毒蛇不敢咬他,便是靠这香袋的蛇药。下山后,他要把香袋解开,弄理解是哪些草药,日后照样编造,上来下去还愁什么毒蛇!

阿鼠把香袋揣到自己衣兜,把两瓣灵芝放进背篓,心里乐滋滋的,眼前似乎稀有不清的钞票、新房、女性等着他,乐得他不由得哼起山里小调,开端下山。

为了加快速度,他把带上来的绳子系在一株老松树上,另一头捆在腰间,然后双腿一蹬,耳边山风呼呼,就下去了五六丈。到下一个落脚点,再用这种方法一路溜下去,顺畅极了。

但是,合理阿鼠做着一场钞票、房子、女性的美梦时,他忽然发现,绳子上一下爬满了鳞次栉比的毒蛇,朝他吐出一条条火焰般的信子,宣布“丝丝”的恐惧声。他惊得背脊发麻,差点吓昏曩昔!阿磊驱蛇的香袋怎样不灵了?这狗日的,哄我呀?他顾不得多想了,挥刀乱舞,上来一条就斩一条。一股股污血带着恶腥喷溅在他脸上,让他翻肠倒胃般难过。但是,毒蛇越斩越多,腥血喷得他睁不开眼睛。他慌张中把绳子误当毒蛇,“啪”的一声,绳子被切断,他一声惨叫,摔下几十米高的山岩……

再说天狮峰上,被麻醉的老山公先后醒来,见阿磊躺在血泊里,领头的老猴便咬来一块手指般巨细的灵芝,咀嚼成糊,然后吐到阿磊嘴里,剩余的涂到阿磊创伤上。其他老猴围着阿磊,不住地摇摆他的手、脖子、腿,不停地“吱吱”叫着,呼喊阿磊醒过来。

十几分钟后,千年灵芝显现出奇特威力,阿磊居然渐渐地睁开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仅仅头有点重,创伤并不怎样痛。他知道是老猴用奇特的灵芝救了他,心里万分感谢。他回头张望,不见了阿鼠,伸手到背篓一摸,那瓣灵芝没有了,胸前的香袋也被掏去。他不由大吃一惊,心里喊:“阿鼠啊,你拿去的哪是驱蛇药,是我治胸痛病谐和气脉的药袋呀!”上山前,他把驱蛇药煎成了汤,洒满全身,而不是装在袋里放在胸口。这下,阿鼠聪明反被聪明误,闯大祸了!

阿磊赶忙把带来的绳子一头系在老松树上,一头捆在自己腰间,一面下蹬,一面着急地喊:“阿鼠,阿鼠,你在哪里?你快应声啊……”

但是,一路下山,哪里还有阿鼠的回应?当阿磊着急地找到阿鼠的时分,他现已直挺挺地躺在一块岩石上,脑浆炸裂,早断了气。阿磊眼睛发红,感到痛心,深深自责,终究仍是没有可以阻挠住他冒险上天狮峰。他把阿鼠脑袋上的血浆擦洁净,又脱下件衣服盖上,难过地说:“阿鼠,你等着,我还会上来带你回家的……”

六、警世壁前

阿磊从阿鼠背篓里摸出两瓣灵芝后,下到警世壁前,这时山下的雾气还没有散尽。等得心慌的年青游客从雾气里一见到阿磊,松口气喊:“山里大哥,你可下来了,等得我好急呀!和田玉价格”可当他看到阿磊满身是血时,大吃一惊:“山里大哥,出……出什么事了?”

阿磊心里发酸,忍了忍答复:“有个贪心人刺了我一刀,幸而天狮峰上的老猴和千年灵芝救了我。”

“那个贪心人呢?”年青游客气得咬牙切齿。

“遭到报应了。”阿磊说。

合理阿磊从竹篓里掏出一瓣灵芝要交给年青游客时,想千年灵芝想得快疯了的陈水华,忽然从雾气里蹿出来,伸手去抢。

陈水华怎样会忽然呈现在这儿呢?本来昨日晚上,阿鼠交待他天亮前4点钟在天狮峰下等着,说这回必定能采到千年灵芝。因为大雾迷了路,陈水华在天狮峰下转来转去,到现在才摸到警世壁前,等来的却是他不认识的穿戴斑斑血衣的另一个山里人。

陈水华心里一惊,那个同他讲好价钱的阿鼠,莫非死在天狮峰上了?他见眼前穿血衣的山里人正要交给另一个年青男人他苦苦渴求的千年灵芝,所以顾不得天狮峰上发生了什么状况,一把捉住灵芝喊:“把灵芝给我,给我!”

年青游客也大吃一惊:怎样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他同陈水华拼命抢夺灵芝:“不,不能给你,我要救人的!”

陈水华财大气粗地说:“你有钱吗?我愿出15万买下。”

年青游客哪里来这么多钞票,急得泪水直淌,向阿磊央求。阿磊理解,面前这个乐意出15万元买灵芝的,便是同阿鼠做买卖的那个山外人了。他冷静地对这二人说:“你们别抢了,灵芝先由我拿着,你们通知我要救什么人,为什么要救,让我判别哪个人最需求。这灵芝是天上的神草,极有灵气,你们只许说真话,假如说了假话,即便得到了它也没有功效。”

年青游客与陈水华只得把灵芝交还给阿磊。陈水华抢先开口,照实说了他是一家私企老板的女婿,老丈人生了怪病,走遍巨细医院都治不好,在两个女儿和女婿面前许了愿,因而得到这一瓣灵芝,对他来说万分重要……

阿磊听了,心里像吃了苍蝇相同难过。可他泰然自若,朝神态凄然的年青游客千年灵芝(现代故事)说:“你也说说,为什么需求这瓣千年灵芝?”

年青游客心境沉重地说,他叫贺斌,是省会一所大学的学生。他有个心上人叫徐雯雯,是同班同学。徐雯雯小时分生了种怪病,每隔个把月,就要从身上掉下几颗蚕豆般巨细的肉疙瘩。掉的时分全身痉挛,苦楚反常。医师说,患这种病的概率只要百万分之一,现在的医学水平没方法治。她妈妈是个刚强的女性,女儿出世后两年老公就扔掉了她,她一向没有再嫁,吃尽含辛茹苦,带着女儿求遍了各地医院。

徐雯雯也是个刚强无比的姑娘,以优异的成果考上了大学。贺斌从大学一年级起就同她触摸,非常怜惜她的身世,也被她刚强的意志深深感动,一向协助她,照顾她,两人产生了爱情。现在,姑娘的怪病越来越严峻,身上没有一块好的肌肤,现已不能正常上课,躺在床上起不来。贺斌也为她扔掉学业,四处求医。

不久前,徐雯雯妈妈也从乡村赶来,陪女儿终究一程。贺斌不愿扔掉终究一丝期望,来到深山老林寻找神方秘草,妄图解救女友的生命。昨日,他听导游介绍了奇特的千年灵芝后,心里马上充满期望,觉得徐雯雯的病有救了,拼死也要上天狮峰采下千年灵芝,所以就有了昨日在天狮峰下警世壁前同阿磊攀谈的一幕。阿鼠误认为阿磊同他做了一笔买卖,登时生出暴虐的邪念……

其时阿磊听了贺斌的倾诉,觉得他是个世上罕见的痴心男人,一起也为姑娘母亲献身自己美好、解救女儿的巨大母爱感慨不已,才容许上天狮峰采一瓣灵芝,让他今日清晨4点在警世壁前等候。

贺斌把自己的状况说完,现已泪如泉涌。阿磊举着千年灵芝,严厉地对陈水华说:“救人要紧,发财在后,你就积点阴德,把灵芝让给他吧!”

贺斌怕陈水华不愿扔掉,当场向陈水华跪下,求他让出灵芝,救自己女友一命。

谁知道,陈水华眼睛发红,含着泪水把贺斌扶起来,呆呆地站了一会,没有说一句话,便掉头离开了。

雾气散尽,天狮峰明晰起来,威武又奇特。贺斌同阿磊看着陈水华离去的背影,有点不可思议,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如此神态和行为。

此时,陈水华心里翻江倒海般难过。本来贺斌的女友徐雯雯正是他的亲生女儿,那位刚强的母亲便是被他扔掉的前妻。

当年,他家在深山,是一个姑娘扔掉了上高中的机遇,外出打工,赚钱让他读完高中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后,他感谢那个姑娘,自动提出同她成婚。婚后他信誓旦旦,说一旦在城里站住脚跟,就把她接到城里去过好日子。哪知道,在妻子生下一个患有怪病的女孩之后,他竟决然抛下了母女俩,投进老板女儿的温顺之乡……

方才,他听完贺斌的叙说,突然发现自己魂灵龌龊万分,在贺斌面前问心有愧:自己扔掉的女儿却要由贺斌舍命相救,你这做父亲的还算个人吗……

太阳升起来了,贺斌站在天狮峰下,接过阿磊手里的千年灵芝,千恩万谢,心急如焚地出山,要赶回到女友身边。

而阿磊呢,还要上天狮峰,把阿鼠背下来安葬。究竟阿鼠也不幸,被贪心害了一条命。还有,他要把被阿鼠砍下的另一瓣灵芝送上天狮峰,这是神规,他不能破……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