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蒙古攻金的第一战便是决定性战争,此后金军再无还手之力|文史宴

admin 2019-08-06 192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文/英美游园情

野狐岭之战是蒙古大举攻金的榜首战,此战金军举措失当,以优势军力凭仗防护设备仍然三军覆没,并且百万马匹被蒙古掠取殆尽,尔后没有了强壮的机动兵团,根本丧失了还手之力,只能在挨揍中等候消亡。本文前半部分通说野狐岭之战,后半部分对战役细节进行具体考证,不喜欢看考证的朋友看完榜首部分能够直接拉到文章底部,注重大众号,但考证部分都是精华,主张尽量阅览。

请输入标题 bcdef

本文欢迎转载。

1211年(金大安三年,蒙古成吉思汗六年)迸发的野狐岭之战,一向以来被认为是决议蒙古与金国命运的重要战役。一般说法中,此战成吉思汗指挥十万大军,打败了四十五万金国大军。而近来又有新说声称,最初在野狐岭作战的蒙金两边是九万对胡沙虎的7000,而只不过是在这今后的浍河川消除了75万“民工”。

那么最初声称“满万不行敌”的金军,怎样会在那么大的军力优势下,反而被蒙古人以少胜多呢?

前排提示,本文详于对前史事件的考证,关于军事剖析较少。

决议女真国运的野狐岭之战

1

金章宗明昌年间,因为塞外之患益急,先后遣使加缮北方边防各堡的女墙、副堤。西北路方面,差遣招讨使独吉思忠(本名千家奴)去缮修,独吉思忠就任后当即着手增缮,在没有征用民夫的状况下,仅仅出动沿边的七十五万屯戍军卒便在限期内完了工,因而得到了朝廷的嘉奖[[1]]。这时(1200年),间隔野狐岭之战开端还有整整十一年。

1206年,铁木真一致蒙古,称成吉思汗。他为了复金人杀其从曾祖俺巴孩汗及其叔祖斡勤巴儿哈汗之仇,在承继汗位时就有了征伐金国的计划,并逐渐做了以下安排:

为肃清西北边境,1207年派长子术赤降服林木中大众,1209年得到了畏兀儿人的归附,1211年春得到了哈剌鲁人的归附,南征大军的后方安靖得到了确保。一同为了扫除右侧妨碍,于1209年亲征西夏(在此之前虽有两次征讨西夏,但只要进行练兵演习攻城的效果),终究迫使西夏请和,斩断了金朝右臂,损坏金夏联盟,为大军南进的右侧供给了保证。

蒙古攻西夏的中兴府之战

1208年,金章宗逝世,卫王完颜永济继位,青鸟使向蒙古宣告此事,成吉思汗得知新皇帝是庸懦的完颜永济,便咒骂说:“我认为华夏皇帝是天上人做。这个庸弱无能的东西也配做皇帝吗?拜他做什么?”金使把这件事陈述了永济,永济大怒,妄图待成吉思汗再次入贡时,规划杀戮。成吉思汗从归附蒙古的乣军战士处得知这个音讯,遂决意与金朝断交,预备进攻金朝。[[2]]

1211年[[3]]二月,成吉思汗在怯绿连河(今克鲁伦河)誓师,祷告于天,恳求神助,誓为金人所害的先人报仇。命脱忽察儿将二千骑,留镇漠北,带领一共六万的戎行开端伐金。[[4]]

成吉思汗携其四个儿子,以及前锋大将哲别、左翼万户官木华黎等人,从克鲁伦河畔的大斡儿朵处起兵,穿过“其间偶有童山,盐湖分布,草水甚少,林木绝无”[[5]]的大漠,抵达坐落金朝鸿沟的汪古惕部领地。

哲别带领的前锋部队让汪古惕部人引路,过净州(坐落今内蒙古自治区四子王旗西北部)后向东猛攻,是年四月[[6]]占据了洪流泺(今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查干诺尔,一说今河北省张北县的安固里淖)、丰利等县。成吉思汗在汪古惕部领地过夏,涵养生息,为秋季攻略做足了预备。

此刻,驻守北部鸿沟的金朝将军纳合买住发觉到了这一状况,便奉告金卫绍王完颜永济:“今见其邻部附从,西夏献女,而造箭制盾不休,非图我而何?”可是,金帝过错地认为纳合买住害怕而将其软禁了起来。就这样,在金朝那儿毫无防备的状况下,成吉思汗戎行攻入其境。

害怕的金帝差遣西北路招讨使粘合合打向成吉思汗求和。成吉思汗没赞同金帝的恳求,永济甚是心慌,便释放了纳合买住,并开端匆忙地打开起防护作业,妄图以西京(今山西省大同市)到昌州(今内蒙古太仆寺西南)、抚州(今张北县)的防护线阻挠蒙古大军,遂再次差遣平章政事独吉思忠(独吉千家奴)、完颜承裕(完颜胡沙)二人担任昌州、抚州前哨的军事指挥,命西京守将、枢密使纥石烈胡沙虎担任西线防护。

没起效果的金国界壕

速战速决,是年七月,成吉思汗趁着乌沙堡刚补葺好,防备缺乏之际差遣哲别为帅,耶律阿海为前锋,[[7]]循元朝时所称的帖里干驿道南越金界壕,攻袭乌沙堡(今内蒙古商都县)、乌月营(坐落今张北西北)等地,独吉思忠率行省官兵来到刚补葺好的乌沙堡,即遭到突击,乌沙堡、乌月营沦陷。幻想用边墙界壕来抵御敌军的金军,看到乌沙堡这一险隘现已沦陷,只得仓猝退兵。金廷不得不将独吉思忠免职,改由完颜承裕掌管军事。

由弘吉剌氏的阿勒赤那颜统领,速不台为主将的一支蒙古军往西北进发,先袭昌州,再袭金桓州(今内蒙古正蓝旗西北),获金群牧所之马几达百万匹,军势因之大振,[[8]]其间在进犯桓州时,速不台作为先头部队夺下城池,成吉思汗派人赐予他金帛一车。[[9]]成吉思汗主军则继而南下取抚州等地。

一同,成吉思汗差遣三个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经由汪古部所守之界壕闯入金境,攻掠了金朝的净州、丰州、云内州、东胜州、武州、朔州等地。其间东胜州(坐落今内蒙古托克托县)是金国的榷场。

三国榷场示意图

成吉思汗三子的部队从南攻向西京,胡沙虎率兵出城野战,两边战于灰河(今恢河),激战三日后蒙古军制胜,胡沙虎逃回西京守城,七天后带着劲兵7000包围逃去,蒙古军派耶律阿海的弟弟耶律秃花带领三千精兵追击胡沙虎,蒙古军追击金军直到定安之北的大胜甸。[[10]]

胡沙虎是知兵善战的老将,但他自完颜允济即位开端,心常不服,再加上之前曾在灰河被打败过一次,因而不愿力战,金军在定安之北与耶律秃花的部队打了一仗,既然是“劲兵”,这7000人必定都是金国最终的精锐,战役力极强,可仍然敌不过耶律秃花三千人的“精兵”。

微弱的金国西京重甲部队

精锐的蒙古重甲马队

此战中蒙古军的镇海体现极为勇敢,他四次中箭,仍瞒着部下,带伤持续战役,三军声威大振。战至黄昏,胡沙虎张望局势,认为制胜无望,就带着麾下战士百骑逃走,兵众溃败。

败军之将胡沙虎不敢向东北走,因为那儿有成吉思汗的大军,就向东南逃,沿途勒索,通过蔚州、紫荆关等地时擅自从官库中夺取了五千两银和其他物资,还抢走了不少马匹,途径涞水,擅杀了涞水县令,最终难堪回到了中都。

完颜永济没有治他的罪,还迁右副元帅,权尚书左丞,所以他愈加无所忌惮,1212年春正月,因故罢归田里,1213年五月始起复。[[11]]而7000人剩余的残兵持续失掉主帅,持续北逃,耶律秃花不知道胡沙虎现已跑了,仍照原方向追袭,在野狐岭南的翠屏口全歼剩余金军。

不过,西京尽管在此战被胡沙虎抛弃,但留下攻城的蒙古军并没有将其占据,随即离去,完颜永济诏与胡沙虎欠好的抹撚尽忠为左副元帅兼西京留守,再次占据西京并持续防卫,他后由留守升为行省,一向守到1214年5月,西京一向无恙,他也则三次因功升官。[[12]]

1211年蒙古攻金之战

一同,成吉思汗驻军于抚州城下,将城进犯了下来。九月十四日,哲别带领的前锋军进犯奉圣州(今涿鹿),两天后霸占,主力遂进军野狐岭。[[13]]金国也一同让招讨九斤[[14]]领军,万奴为监军,主将完颜承裕带领部分人马为后继,实践相当于预备队,随时备战[[15]]。

此战中金方的军力组成,除了惯例的步卒马队之外,据《建炎以来朝野杂记》,还有车阵[[16]],这或许是金军统帅吸取了灰河之战的经验,妄图凭着人多势众,以战车列阵的方法作为拒马工事,阻挠蒙古马队的强烈冲击。几位将领带着约三万三千多人的军团前往獾野狐岭的獾儿嘴。

完颜承裕授意部下的契丹军师去和九斤进行协商说:“成吉思汗的戎行掠夺了抚州城,瓜分了战利品。他们掉以轻心地牧马于山麓下,音讯不灵。假如咱们遽然向他们进攻,就能够把他们击退。”九斤答道:“他那里很稳固!咱们同支援来的马步大军一同出动吧!”他们协商好后,就出动戎行了。[[17]]

据《史集》所载,当成吉思汗得到音讯时,蒙古军正在进餐。所以他们当即倒掉锅里的东西,匆促动身,来到獾儿嘴,其时成吉思汗把剩余两万多人的戎行分为两队,让另一路戎行匿伏待命,摆开战阵,静待着敌人的到来[[18]]。

六耳行军铁釜

其时,契丹族员石抹明安也在九斤部下,他曾出使蒙古,见过成吉思汗,九斤派他去蒙古军中责问侵略的理由,说:“你曾经到过蒙古人中心,知道成吉思汗,你去对他说:‘你看到咱们这儿有什么欠好的当地,而要带着戎行来进犯咱们呢?’假如他答复时出言粗鲁,你就责备他!”[[19]]明安照着九斤的话到成吉思汗处去说了。成吉思汗指令将他捉住关押起来,等作战今后再来问他的话。

作战前夕,成吉思汗派党项人察罕去查询金军真假,察罕登上野狐岭山顶,此处两边平原尽收眼底,回来后陈述说“他们马足轻动,没什么可怕的。”所以成吉思汗指令立刻率部鼓行而前,发起了雷霆般的反击。[[20]]

了解到敌方军情后,左翼万户官木华黎向成吉思汗进言:“敌众我寡,假如不拼全力与敌人决战,就难以容易打败金军。”说罢,带领敢死士冲击陷阵[[21]],随后,成吉思汗带领主力军攻入,不到正午就已大破金军[[22]],败逃的金兵急忙后撤,在天快到黄昏的时分计划从头安营,但成吉思汗之前分的那一路戎行绕到金军阵营之后,进行侧翼迂回,双面夹攻。金军四面楚歌,遂被彻底击破,死者蔽野塞川。[[23]]一看九斤军被击退,作为后继军的承裕军不敢再与蒙古军交兵,从速向南逃走。[[24]]

蒙金战役

完颜承裕的军兵,败逃到宣平县(今河北万全县)。这是金人向北边用兵时常驻的要地,有险可守。当地土豪愿以土兵作前锋,抗击蒙古。承裕却惧不敢用,仅仅处处打听哪里有小路能够南逃。人们答复说:“弯曲的小路,咱们都知道。仅仅你不知因地力战,而只想着逃跑,注定是要失利了。”

公然,成吉思汗的大兵随即赶到这儿。在宣平邻近的会河堡打开决议性的大战,金兵溃败不支,防卫西京路的主力全被消除,承裕难堪只身逃往金朝北边重镇宣德州(今河北宣化)。[[25]]

前锋哲别、古亦古捏克带领的一支铁骑在攻下奉圣州后,又攻陷德兴府(在河北涿鹿西南),势如破竹,开拔居庸关下。这时金朝已增派兵将加强了居庸关的守御,哲甭说:“可诱他战。”所以蒙军伪装退兵,金军见了,公然尽出军马追袭,哲别一向退到宣德府的鸡鸣山嘴,然后率军回战,打败络绎而来之敌军。这时成吉思汗的中军继至,打败金军,直至居庸关,杀得积尸如烂木。

蒙古军遂取居庸关,夺岭而越,成吉思汗安营于龙虎台(昌平西二十里)。[[26]]金中都戒严,哲别率蒙古前军至中国都下,完颜永济想南逃到汴京,正好遇上卫卒誓死迎战,蒙古兵多有伤亡,一同金国各地援兵渐至,遂包围去。这样金国君主才没有南逃。又指令秦州刺史术虎高琪屯驻通玄门外,不久将完颜承裕降职为平路戎马总管。咱们认为处分太轻,因而今后愈加不重用他。[[27]]

此刻,德兴府、弘州、昌平、怀来、缙山、丰盈、密云、抚宁、集宁,东过平、滦,南至清、沧,由临潢过辽河,西南至忻、代,都被蒙古军所损坏。[[28]]

进犯中都失利后,蒙古诸军开端转向,成吉思汗转而突击中都邻近的金国的群牧监[[29]]、赶开金国的马匹而还,退回蒙古高原。哲别则率军向东,于十二月突击金东京城(今辽宁辽阳),因城墙巩固,守军紧锁城门,蒙古马队无法攻破。哲别遂带领蒙古马队退走五百里。金军认为蒙古军已退去,不再设防。哲别侦知这一状况,当即带领蒙古马队连夜兼程,一昼夜间奔跑回东京城,霸占了东京城。[[30]]

此刻的蒙古军的战术以消耗战为主,炸毁金国的政治根底,损坏金国的当地行政安排与社会秩序,一同吸收汉人与契丹人降将。而常常破城之后即离去,蒙古人所到之地往往是满目疮痍的废墟,通过几个月的厮杀与掳掠之后,金国北部区域现已残缺不胜。

在往中都前进的一同,阿勒赤军在攻下桓州后持续向东北动身去经略辽东,约在十二月间,到辽河上游区域会晤耶律留哥,招其来附。次年,耶律留哥首要举起反旗,抵挡金人,金人派兵往讨,被其打败。[[31]]

成吉思汗攻金的榜首年就这样严重地过去了。

相关细节的精细考证

2

[[1]] 《金史独吉思忠传》:思忠增缮,用工七十五万,止用屯戍军卒,役不及民。上嘉其劳,赐诏奖谕曰:……赐银五百两、重币十端。,此事的时刻能够对照《章宗纪》:(承安五年九月)己未,尚书省奏:“西北路招讨使独吉思忠言,各路旁边堡墙隍,西自坦舌,东至胡烈公,几六百里,向以起筑匆遽,并无女墙副堤。近令修完,计工七十五万,止役戍军,未尝动民,今已毕功。”上赐诏奖谕。

[[2]] 《元史太祖纪》与《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女真南徙》。

[[3]] 先来评论一下此战的时刻。

本文的史料引证的标准是追根究底。有人说《续资治通鉴》是清朝所做,因而弄错了野狐岭之战的时刻,因而要看原始史料《元史》。首要,《元史》并不是什么“原始史料”,据刘迎胜教授对王国维先生定论的修订,前期蒙古史史料系谱应如下:

由此咱们能够看出,在《元史太祖本纪》之前现存的更原始材料还有《蒙古秘史》和《圣武亲政录》。

事实上在《元史》里,野狐岭之战居然打了三次:

1.六年辛未(1211)……二月,帝自将南伐,败金将定薛于野狐岭,取洪流泺、丰利等县。

2.(仍是本年)八月,帝及金师战于宣平之会河川,败之。

3.七年壬申(1212)春正月……帝破昌、桓、抚等州。金将纥石烈九斤等率兵三十万来援,帝与战于貛儿觜,大北之。

《续资治通鉴》也有样学样地承继了《元史》三战野狐岭的过错:

1.(蒙古太祖六年)二月……蒙古伐金。时金将鼎苏拥重兵守野狐岭……遂破其军,取洪流泺、丰利等县。

2.八月……其夜,承裕引兵南行,蒙古踵击之,至会河堡,金兵大溃,承裕抽身走入宣德。

3.(蒙古太祖七年)正月……陈于貛儿觜。时金兵三十万,号四十万……大北金兵,追至浍河,僵尸百里。

事实上,野狐岭、会河川、貛儿觜三战,都是指野狐岭之战这一次。清朝的《续资治通鉴》之所以把野狐岭之战放到1212年,过错仍出在明朝的《元史》上蒙古攻金的第一战便是决定性战争,此后金军再无还手之力|文史宴。而在之后的《木华黎传》里,又将野狐岭之战也置于1212年:“壬申……金兵号四十万,阵野狐岭北。”要知道,此传的史料来历《元朝名臣事略太师鲁国忠武王(木华黎)》里可是清晰写了此战是在辛未年:

事实上不止本传,《速不台传》和《石抹明安传》也将攻城时刻设为1212年,让人不由感叹,为安在时刻过错方面能将速不台分出一个雪不台的《元史》反而还留意一致起来了呢?

那野狐岭之战到底是哪年在打?

咱们先看《蒙古秘史》的说法:

这今后,成吉思合罕于【羊儿年】出征金国,先取了抚州 ,越过了野狐岭,又取了宣德府。

可见,抚州应该是在野狐岭之战前就被攻破,而不是《元史》记载的之后,咱们也能够用《圣武亲征录》的说法来作为更具体的补注:

辛未春,上居怯绿连河。……秋,上始誓众南征,克洪流泊,又拔乌沙堡及昌、桓、抚等州……上之将发抚州也,金人以招讨九斤、监军万奴等领大军,设备于【野狐岭】……上闻金兵至,进拒【獾儿嘴】……复破忽沙军于【会集堡】,金人精锐尽没于此。

本书将野狐岭之战定在1211年秋,便是《元史》所说的八月会河川之战,而1212年的战事仅有简略的一句:“壬申,破宣德府,至德兴府,失利,引却。四太子也可那颜、赤渠驸马率兵尽克德兴境内诸城堡而还,后金人复收之。”能够与之相照顾的是元好问《毛氏宗支石记》:“(大安)三年,北兵攻桓州,刺史以力不支议降,公(毛矩)不从,城陷,自缢于军资库,寿五十八。崇庆元年,以殁身王事,赠宣武将军。”也由此可见,昌、桓、抚三城在1211年就被一举攻陷,不存在之前仅仅被围困,野狐岭之战后才被蒙军攻破的说法。

但笔者认为野狐岭之战并非发生在1211年八月,而是在九月,可见下文对《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的考证。

[[4]] 本条注释考证蒙金两边的作战人数,仅仅做一个大略剖析。

关于蒙古军人数:

尽管《蒙古秘史》具体叙述铁木真一致蒙古初期,区分蒙古各部为95个千户,但蒙古军在野狐岭之战的发动军力,不是一句“以一户出一兵核算,当可出九万战兵”这样简略的一句就能算出来的。战场上虚报人数,以壮气势,这是两边都会做的事,不是只要金军才会单方面搞这一套。

《元史术赤台传》:朔方既定,举六十五人为千夫长,兀鲁兀台之孙曰术赤台,其一也。

《蒙古秘史》在一致蒙古后的时刻记载比较紊乱,在一致蒙古后就称“在那里,木华黎受封国王称谓;哲别授命出征,去追袭乃蛮部的屈出律汗。”,因而这九十五千户有或许是在西征时期才有的。首要在一致战役时期蒙古人就有许多伤亡,许多的千户在1206年分封时并不满千。再加上之后进犯西夏以及西北边境民族的丢失,即便到了野狐岭之战时期也不太或许到达九至十万人。

据史卫民教授等人认为,《蒙古秘史》的九十五千户实践上是一个杂凑起来的功臣表,有许多过错并排的当地,《元史》中的六十五千户或许更挨近史实。

咱们再考虑一致蒙古之后收编的哈剌鲁、畏兀儿等区域战士的状况:

首要,作为驻地的汪古部现已被算在了“九十五千户”中,咱们能够从后往前来看下蒙古军榜首次伐金的人数。《史集榜首卷第二分册》在逐一介绍1227年蒙古帝国的129个千户时,其间有被称为”豁沙忽勒”的千户,并对这个称号的来历作了阐明:“当乞台与女真将占据时,成吉思汗指令从每十个蒙古人里抽出两个人来……便将这三千戎行交给他们……‘豁沙忽勒’是‘从每十人中给他们两个人’的意思。”

也便是成吉思汗进犯金国回来时,曾从10人中抽出2人留守于边境,这支戎行人数为3千人,那么此次出征的蒙军军力亦即1万5千人。这则记载虽不能确定是成吉思汗榜首次攻金时的事,但也或可从一个旁边面反映蒙古攻金发动的实在军力。

假如再往前算算,《蒙古秘史》和《圣武亲征录》都记野狐岭之战后,蒙军攻破居庸关,进围幽州,一同分兵攻掠河北、河东。亲征录中可贵的记有留下围困幽州的蒙军数量为5千人:“(1213年)乃命哲别率众攻居庸南口,出其不备,破之。追兵至北口,与怯台、薄察军合,继而又还诸部精兵五千骑,令怯台、哈台二将坚守中都。上自率众攻涿州,命二日拔之。乃分军为三道。”假定抄掠周围区域的其他蒙古军为这一数字的3倍,那么三军即为2万人;5倍即为3万人。

咱们还要考虑一点,便是这榜首次征金是分了三路戎行:三皇子西路军,成吉思汗东路军,阿勒赤(按陈)东北路军。

因而,即便算上西北部族的赞助,蒙古可供侵略金国的人数或许只要六万左右。而后期能用来进犯野狐岭的人数就更少了。

哲别和耶律阿海为蒙古东路前锋,估量有两千,后续部队则是成吉思汗和拖雷一路,估量有左手军三万多,进犯乌沙堡、乌月营等城。试探性进攻取得严重成功后,阿勒赤和速不台一军东攻昌州、桓州西北路招讨司,成吉思汗和拖雷持续进犯抚州等地,这下能到野狐岭的兵只剩余二万多些。《史集》术赤、察合台和窝阔台为蒙古西路,估量近三万,进犯实力较强的西部大同等地。

关于金军人数:

《元史太祖纪》记载是30万人。“帝破昌、桓、抚等州。金将纥石烈九斤等率兵三十万来援,帝与战于獾儿嘴,大北之。”

《元朝名臣事略卷一太师鲁国忠武王》记载是40万人。“时金号角四十万,陈于野狐岭之北。”

《蒙鞑备录》记载是50万人(详见下文对术虎高琪为九斤说的论说)。

《蒙古秘史》、《亲征录》、《史集》中没有记载金军所率戎行的具体数字,而关于蒙古军,《史集》只以一句“人数不多”来归纳。

而几年后花剌子模君主摩诃末差遣出使蒙古的使节赛典赤宝合丁拉齐得到的记载是“(金帝)调遣了一支具有三十万匹马的戎行驻守在防备蒙古人的要道上,操控了蒙古区域通向外界的关口。”

在1114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始定制以三百户为一谋克,十谋克为一猛安。

《金史世宗本纪上》:(大定五年)乙卯,诏泰州、临潢接境设边堡七十,驻兵万三千。

《金史成规传》:“今之军法,每二十五人为一谋克,四谋克为一千户,谋克之下有蒲辇一人、旗鼓司庖丁五人,其任战者纔十有八人罢了。”

这是在贞祐四年(1216)年的上书内容,从最初的三百人到现在的二十五人,假设在明面上仍以最初的算法,《元史》30万人则实践上只要二万五千人,而据称四十万人,或许还包含了后续支援部队十万人(实践上八九千左右)。天然这个数字间隔野狐岭之战现已过去了五年,五年前或许军力还会更多一些。

总而言之,野狐岭之战蒙古军总数约二万多,金军至少三万三千多。

[[5]] 《多桑蒙古史》上册。

[[6]] 《金史卫绍王纪》:四月,我大元太祖法天启运圣武皇帝来征。遣西北路招讨使粘合合打乞和。平章政事独吉千家奴,参知政事胡沙行省劲备边。西京留守纥石烈胡沙虎行枢密院事。参知事奥屯忠孝为尚书右丞。户部尚书梁【王堂】为参知政事。

[[7]] 《元史耶律阿海传》:敕左帅阇别略地汉南,阿海为前锋。辛未,破乌沙堡,激战宣平,大捷浍河,遂出居庸,耀兵燕北。

[[8]] 《元史槊直腯鲁华传》:“初,以其部人二百从太祖征乃蛮、西夏有功,命将万人,为太师国王木华黎前锋。下金桓州,得其监马几百万匹,分属诸军,军势大振。”不过本传说槊直腯鲁华统领万人为木华黎前锋,按木华黎此刻应与主力合兵攻抚州,桓州由阿勒赤军进犯,或许是将后期木华黎经略华夏时的封官提早阐明。

[[9]] 有一种说法是蒙军在成吉思汗的指挥下用堆积沙土于城墙之下,待土堆与城墙联接之后,用马队冲上城墙的方法,占据了桓、昌、抚三州,但笔者未查到具体史料出处,故不参与正文。《元史速不台传》记载:(速不台)攻金桓州,先登,拔其城。帝命赐金帛一车。

[[10]] 灰河之战与大胜甸之战的景象是笔者自己整合材料所提出的新说。据《建炎以来朝野杂记》所言:“秋七月十八日丁酉夜,鞑靼猝至,与金人战于灰河,凡三日,输赢未分,忒没贞选精骑三千驰突之,金军乱,忒没贞自以大军乘之。”本书中说此战是由铁木真(忒没贞)亲身作战,但又与之后的战况相冲突,此刻的主战场是在东线,而非西线。

此外《金史卫绍王本纪》称“十一月……纥石烈胡沙虎弃西京,走还京师,即认为右副元帅,权尚书左丞。”依据其他史料的记载看,胡沙虎应该早已回京,此处或许仅仅追叙原委。此战更具体的论说见下条注释。此外据《宋史纪事本末》:“八月,金独吉千家奴、完颜胡沙至乌沙堡,未及设备,蒙古兵奄至,拔乌沙堡及乌月营,破白登城,遂攻西京,凡七日。胡沙虎等惧,以麾下弃城包围遁去。蒙古主以精骑三千驰之,金兵大北,追至翠屏山,遂取西京及桓、抚州。”不过本书的说法是之后才差遣三皇子动身从西线攻金,不确。此外白登坐落西京东部,或许是有一支蒙古军从东北方援攻西京,半途攻破白登。

关于大胜甸或许的的方位有二,一是在今山西灵丘县东,二是在今河北万全县,据《金史胡沙虎传》所说的“定安之北”,两地都别离偏南偏北,《金史地舆志》:蔚州……县五……定安(晋县。有桑乾河。贞祐二年四月升为定安州。),据《蔚县县志》载,黄梅乡有一个定安县,记载其“后晋置,明初废县”,在乡府驻地东偏北4.2公里处。大胜甸应在此地不远处。

[[11]] 此战中胡沙虎的体现参照《金史纥石烈执中(胡沙虎)传》:“以劲兵七千遇大兵,战于定安之北,黄昏,先以麾下遁去。众遂溃。”与《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允济急命西京留守纥石烈执中领大兵迎敌于大胜甸。执中者,老将也,知兵善战,自允济之立蒙古攻金的第一战便是决定性战争,此后金军再无还手之力|文史宴,心常不服,至是不愿力战,其下张望,遂大北。执中以百骑奔还。”耶律秃花和镇海的体现参照《元史》本传与《蒙兀儿史记》与《圭塘小稿》。

现在常有人拿台湾学者李则芬的《中外战役全史》的这两页来证明,野狐岭之战金方是胡沙虎的七千人在作战:

可是李则芬教授的定论是什么呢?往前翻一页看看:

文中“至于胡沙虎自西京带走的兵,《金史》说是七千人,应该是很牢靠的数字。”中的这个“七千人”,指的是胡沙虎从西京带走与“一部蒙古军”在定安之北相遇的人数,清晰否认了胡沙虎到了野狐岭一事。至于说胡沙虎便是九斤一说,下文胪陈。

李则芬教授的考证精力,值得咱们这些治史者学习,可是他彻底否决了蒙古方的史料记载也是不行取的果断说法,并且他其实从未看过《史集》原文,遭到年代约束,他看的仅仅是洪钧《元史译文证补》与《多桑蒙古史》的转述:“关于拉施特所记塔塔儿人事,因为咱们已看不见拉施特原著,《多桑书》又没有提起此事(多桑文与亲征录略同),洪钧重译文牢靠与否,无法核对,只好置而不管。”

另一个问题,那到底是谁在和胡沙虎作战呢?《元史耶律秃花传》:“从伐金,大破忽察虎军。”以及《元史镇海传》:“壬申,从太祖谋定汉地,师次隆兴,与金将忽察虎战。”。而前者到了《蒙兀儿史记》,就直接写成“从大军伐金,败其西京留守纥石烈胡沙虎于定安之北”。

这儿又有一个问题,《镇海传》里说年代是壬申(1212),可咱们上文所述的战役时刻是辛未(1211),而胡沙虎在1212年春正月,因故罢归田里,次年才起复,也应是《元史》忽略所造成的,此传的史料来历是元人许有壬《圭塘小稿》卷十“时诸蕃略定,遂南牧至抚州,与金将呼察和斯战,流矢中右胁,绐其众,谓不伤,裹疮复战,竟拔其城。”并没有具体年数,拜见上文能够认为“壬申”为《元史》擅加。并且据清人汪辉祖《元史本证》,《镇海传》还弄错了“寻拜中书右丞相”的时刻(按《太宗纪》应在太宗三年,此处误在太宗即位前),可见本传的时刻紊乱。

但这个“忽察虎”是不是便是胡沙虎,还需要再进一步考证。《元史》里清晰能对应胡沙虎的人名是《太祖纪》所说的“忽沙虎”,而“忽察虎”这个姓名还在一处呈现过,那便是《刘黑马传》:“乙酉,金降将武仙据真定以叛,从孛罗讨之,破真定,武仙遁去。金将忽察虎以兵四十万复取山后诸州,黑马逆战隘胡岭,大破之,斩忽察虎。”

首要四十万的数字彻底不必去理睬,其次这儿的“忽察虎”呈现在乙酉(1225)年,这美宝莲与1213年现已被杀的胡沙虎不同,那是不是前两传中的忽察虎是和胡沙虎不同的别的一人呢?这就要咱们持续追根究底了。

“隘胡岭”这个姓名《元史》仅此一见,《蒙兀儿史记》认为便是指野狐岭,又说金军四十万,就想当然地改忽察虎为胡沙虎。按太祖六年野狐岭之战时,刘伯林没有屈服蒙古(依据本传是在下一年),其子刘黑马那能在是处击金军?

《刘黑马传》与《耶律秃花传》的史料来历失考,依据《大朝故宣差都总管万户成都路经略使刘公墓志铭》所载“大安末,天兵大入,所向城邑,无不溃散。祖知有利地势,遂率众以身归大朝,颁发西京留守、全国戎马副元帅”,可见刘伯林屈服是在1211年,但又据《太祖本纪》,刘伯林屈服时刻是在本年冬天。因而能够扫除1225年这一战和野狐岭之战相提并论的或许。

因为史料的匮乏,咱们仅只能比照三传进行猜想,《耶律秃花传》与《镇海传》都将击破“忽察虎”置于伐金初期与木华黎南征前,而《刘黑马传》将此事置于木华黎死(1223年)后,并且难以与其他史书彼此照顾,大约仅仅山后区域的一股游击队,偶尔乘虚进出山外罢了。

[[12]] 《金史抹撚尽忠传》:(泰和)八年(1208),入为吏部郎中,累迁中都、西京按察使。是时,纥石烈执中为西京留守,与尽忠争,私意不协。……及执中自紫荆关走还中都,诏尽忠为左副元帅兼西京留守。以保全西京功进官三阶,赐金百两、银千两、重彩百段、绢二百疋。不多,拜尚书右丞,行省西京。可见抹撚尽忠守城成功,蒙古军即便或许时刻短攻破西京,但也并未占据就已离去。

[[13]] 据《张北旧志》记载:“獾儿嘴山,因地势和獾儿嘴类似而得名,在县城南五十余里,为大战役简明之处”野狐岭之战或许地址有两处,一据李瑞杰、肖守库《蒙金野狐岭、会河川战役考》,野狐岭应在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南万全县北的土边坝上,此处为张北与万全的分界线。

在大宏沟下车,远处即为土边坝

二据网传,在张北大营滩水库的大坝正南方一千五百米处有一座高约五十多米的独立山峰,形状像嘴巴相同的前端伸向水库,河水从山两边流入水库。这今后山脉向南延伸,南端和野狐岭相交。这儿便是《旧志》记载的獾儿嘴。

这是在水库大坝的中心照的相,远处即为獾儿嘴山

笔者曾对两地都进行实地考察,并问询当地人,其间大营滩水库建筑前原为一条垂直于大坝的小河穿过的平原,大坝修成后北侧皆为平原而南侧皆为水域,蒙金交兵应在土边坝的南坡和北坡,或是獾儿嘴山前的平原上。

[[14]] 常常有人认为,是胡沙虎参与了野狐岭之战,并被打败,理由是将《元史太祖纪》中“金将纥石烈九斤等率兵三十万来援,帝与战于獾儿觜,大北之。”中的“纥石烈九斤”(《续资治通鉴》中改译为“纠坚”)认为是“纥石烈执中(胡沙虎)”。

胡沙虎的汉名是“执中”,这在《金史》里现已清晰指出:“纥石烈执中,本名胡沙虎”,咱们现在有一个疑问,“纥石烈九斤”就必定是“纥石烈执中”(胡沙虎)”吗?将二人视为一人的是王国维,他在《圣武亲征录》的注释里说:“《元史》作‘纥石烈九斤’,殆即纥石烈执中之音讹。”

“九斤”这个姓名,在蒙古方史料中最早仅仅以“招讨九斤”(《圣武亲征录》与《史集》)加以称号,并未提及其姓氏,在《元史》的《太祖纪》与《石抹明安传》里称为“纥石烈九斤”,而在元末陈桱《通鉴续编》与明代陈邦瞻《宋史纪事本末》里,此人被称为“完颜九斤(纠坚)”,连带后边的监军万奴也改为“完颜万奴(万努)”。

《金史》中的胡沙虎,清晰在《元史》里对应的人名是“忽沙虎”,并且只在《太祖纪》呈现过两次:“七月……金西京留守忽沙虎遁去……八月,金忽沙虎弑其主允济,迎丰王珣立之。”,而“九斤”这个姓名,也只呈现过两次:

1.太祖纪:七年壬申……帝破昌、桓、抚等州。金将纥石烈九斤等率兵三十万来援。

2.石抹明安传:岁壬申,太祖率师攻破金之抚州,将遂南向,金主命招讨纥石烈九斤来援。

即便是在《金史》里,扫除年代不符的“契丹九斤”,这个姓名只呈现在《把胡鲁传》的“卫绍王宅都将”把九斤,明显与“纥石烈九斤”无关。

而“定薛”这个姓名,也仅见于《元史》中的两处:《太祖纪》中的“(1211年)二月,帝自将南伐,败金将定薛于野狐岭”与《察罕传》的“从帝略云中、桑乾。金将定薛拥重兵守野狐岭,帝遣察罕觇真假”。

咱们再评论下“九斤”和术虎高琪或许的联系。

在1221年出使宋人赵珙《蒙鞑备录》里有如下记载:“虏军臣因其陷西京,始大惊慌,乃竭国中精锐,以忽杀虎元帅统马、步五十万迎击之,虏大北。又再刷山东、河北等处及随驾护卫等人马三十万,令高琪为大元帅,再败。是以鞑人迫于燕京城下。是战也,罄金虏百年军力,消折溃散殆尽,其国遂衰。”

这儿的具体人数彻底能够当作宋人在贬损金人,不必深究,不过里边有几个细节很让人介意:一是在蒙古人攻陷西京后,才发生了与忽杀虎和(应该是术虎)高琪的战役,二是在榜首次攻中都前发生了两场战役,先与忽杀虎再与高琪,并且二者都被清晰打败了。

《史集》里有这样的记载:“[1213年]春三月,成吉思汗驻守在上述中国都境内。阿勒坛汗就在这座城里。在其他异密参与下,他与其戎行的统帅名叫九斤、声称元帅(意为统率三军的异密)者进行协商;九斤便是曾与成古思汗打过一次仗的前述异密。「提出的问题是:]“蒙古军[不习惯于]气候热全都病倒了,现在咱们就去同他们作战吗?””

这儿是个重要记载,在《圣武亲征录》对应的记载是“甲戌(1214),上驻营于中都北壬甸。金丞相高琪与其主谋曰:闻彼人马疲病,乘此决战,可乎?”

这儿好像能够认为,“九斤”便是“高琪”。而在《续资治通鉴》里,现已很清晰地认为1214年这儿的人便是术虎高琪了:“平章政事珠赫哷果勒齐谓金主曰:‘蒙古人马疲病,当决一战。’”可是在之前却又有了不合,“高琪”这个姓名,在《圣武亲征录》里还呈现了一次:“癸酉(1213)秋,上复破之,遂进军至怀来。金帅高琪将兵举战,我军胜,追至北口,大北之,死者不行胜计。”,这段对应《元史》里的“及金行省完颜纲、元帅高琪战,败之,追至北口。”。可是在《史集》里的对应记载是:“接着,他开拔阿勒坛汗的一座名叫怀来的大城,那里由阿勒坛汗的一个有威信的异密高琪总帅带着大军驻守着。高琪是姓名,总帅即万夫长的意思。[成吉思汗]和他交兵,击退了这个异密,直追到名为“察木察勒”[ 北京西北四十公里外的关口居庸关的蒙古名。]的关口里,杀死了许多人。”此处用的是独立的“高琪”这个姓名而非后文的“九斤”,这三本书所记载的此战对应《金史术虎高琪传》:“至宁元年(1213)八月,尚书左丞完颜纲将兵十万行省于缙山,败绩。”此战的状况是根本没有问题的。在上文的蒙古前期前史系谱里,《史集》是通过了屡次易手,此处或许是误把“九斤”与“高琪”混杂了。

蒙古军进犯中都,实践上是进行了屡次,而《蒙鞑备录》此处的记载,应该是将几回攻中都聚集成了一次,而说到高琪的这场战役,对应的是1213年的这场。因而,能够扫除术虎高琪是九斤的或许性。

“忽杀虎”和“高琪”这两个姓名,在《蒙鞑备录》中仅一见,因而难以对应,那么这个“统马、步五十万迎击之”成果大北的“忽杀虎”,会不会是胡沙虎呢?究竟这儿的“马、步”也对应得了“马步俱进”的九斤军。

咱们得留意一件事,在参与了野狐岭之战的将领里有一位女真名为“完颜胡沙”的承裕,上文引证的李则芬的书里,清晰说了:“胡沙虎未奉出征之命,绝无出战野狐岭之理(或许是胡沙讹作胡沙虎)。”我在前面的系谱里说到了一本元末陈桱《通鉴续编》,里边关于野狐岭之战的说法根本取材于《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与《圣武亲征录》,但里边的人名很让人介意:“金命其平章政事通吉迁嘉努、参知政事完颜呼沙呼行省劲于抚州,西京留守赫舍哩呼沙呼行枢密院事以备边……(蒙古)遂至野狐岭,时金招讨使完颜纠坚、监军完颜万努【留意这儿的姓氏,《宋史纪事本末》的人名或许与此有关】等率兵号四十万驻于岭下……蒙古乘锐而前,呼沙呼畏其锋,不敢拒战。”尽管说陈桱是元末人,间隔赵珙的年代现已过去了一个世纪多,但也由此可见,“纥石烈胡沙虎”和“完颜胡沙”这两个姓名的可混性。在和赵珙一同代的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女真南袭》里,比较具体地记载了胡沙虎(执中)弑君和术虎高琪(高乞)杀胡沙虎的业绩,可见这两人在其时宋廷里的名望,能够幻想,赵珙是在得知了“完颜胡沙”这个姓名后,比较想当然地写成了了解的“忽杀虎”。

总的来说,关于“纥石烈九斤”与“定薛”这两位只见于《元史》中的人,咱们只能采纳周良霄教授在《元代史》中的说法:“疑金将定薛即招讨纥石烈九斤。王国维注《亲征录》以纥石烈九斤即纥石烈执中之音伪,恐不行信。”

[[15]] 《圣武亲征录》:上之将发抚州也,金人以招讨九斤、监军万奴等领大军,设备于野狐岭,又以参政忽沙率军为后继。

[[16]]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女真南徙》:九月十四日,攻奉圣州,后二日,破之。进军野狐岭,允济再遣兵迎敌,以车为阵,兵又大北。本书将野狐岭之战记在九月。《金史卫绍王纪》则记载:“八月……千家奴、胡沙自抚州退军,驻于宣平……九月,千家奴、胡沙败绩于会河堡”。笔者认为南宋人的记载非常值得注重,乃因宋廷方面实自有其特定途径以获取与金朝相关的信息。

不过在此处有一疑点,奉圣州坐落今涿鹿,其方位在野狐岭以南,而本书之前有一句“鞑兵至翠屏口,金又大北。”《长春真人西游记》写道:“十日宿翠屏口,明日北度野狐岭,登高南望,仰望太行诸山,晴岚心爱。北顾但寒蒙古攻金的第一战便是决定性战争,此后金军再无还手之力|文史宴沙衰草,华夏之风自此阻隔矣。”由此可见翠屏口在野狐岭南较近的方位。在《宋史纪事本末》中称:“蒙古主以精骑三千驰之,金兵大北,追至翠屏山,遂取西京及桓、抚州。”此句前半部分上文已论说。

结合几处记载能够看出,要么是有一支先遣队在野狐岭之战前就霸占了奉圣州,要么是《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在此处对野狐岭之战选用的是倒叙的方式,笔者认为前者比较可信。翠屏口在野狐岭不远,笔者猜想,胡沙虎于“黄昏驰去”后,残兵溃散,持续北逃,被耶律秃花军从大胜甸一路追杀至翠屏口全歼(下图便是选用了此说法)。

该版别地图体现了胡沙虎军被耶律秃花军从西京一路追杀至翠屏口的道路

[[17]] 出自《史集》(《圣武亲征录》辛未年条有与其类似的一段),原文提议者为“乞台军统帅巴胡沙和参政”,《亲征录》作参政胡沙,胡沙为姓名。《续纲目》作完颜胡沙(即完颜承裕),以姓氏替代了官号。此处或许是誊写者或《史集》编者将官号当成了人名。《亲征录》还说,提出突袭蒙军主张的不是“乞台军统帅”,乃是金军中的“契丹军师”,他对九斤说:“闻彼新破抚州,以所获物分赐军中,马牧于野。出不虞之际,宜速骑以奄之。”九斤说:“此危道也,不若马步俱进,为计万全。”此处将两种说法结合起来,可见此刻完颜承裕仍在前哨,并未逃走。

[[18]] 出自《史集》。之后成吉思汗于将近黄昏时派出一支戎行对被木华黎死士击破的金军实施侧翼夹攻,或许是在这时就现已分好了军力。

[[19]] 出自《史集》,《元史石抹明安传》中的记载迥然不同:“汝尝使北方,素识蒙古国主,其往临阵,问以举兵之由,否则即诟之。”

[蒙古攻金的第一战便是决定性战争,此后金军再无还手之力|文史宴[20]] 《元史察罕亦力撒合传》:“金将定薛拥重兵守野狐岭,帝遣察罕觇真假,还言彼马足轻动,缺乏畏也。帝命鼓行而前,遂破其军。”。

[[21]] 《元史木华黎传》:“金兵号四十万, 阵野狐岭北。木华黎曰:‘彼众我寡,弗致死力战,未易破也。’率敢死士,策马横戈, 大喊陷阵”。从此处木华黎的陈述结合上文察罕的调查来看,此刻的金军数量必定多于蒙古军。有种说法此战中木华黎让战士都下马步战,或许是混杂了之后黄陵冈之战的内容:(庚辰,1220年)俄大军继至,遂薄黄龙。金兵盛列城北岸,王麾蒙古、汉军下马,短兵接,金兵大北,入河溺死者不行胜数,遂克黄龙。(《元朝名臣事略》)

[[22]] 《元史木华黎传》在引证《元朝名臣事略太师鲁国忠武王》时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事略》里的这段是:“时金号角四十万,陈于野狐岭之北。王抗言曰:‘今敌众我寡,弗致死力未易破也。’即策马横戈,大喊陷阵。上麾诸军齐进,【日未午】,大破之。乘胜追至浍河堡,僵尸百余里,金兵之精锐者咸尽。”

可见,在野狐岭之战中,蒙古军在木华黎的冲击下,还不到正午就现已大破金军。

[[23]] 《大金国志东海郡侯纪》:日将夕,令诸军下寨,大军乘国兵不备,出谷衝突,又调一军转出这今后,国兵四面楚歌,大恐,溃散,大军逐之,遂大北,死者蔽野塞川。

[[24]] 陈桱《通鉴续编》:太祖皇帝遂与纠坚等战,金师大北,死者不行胜计。蒙古乘锐而前,呼沙呼畏其锋,不敢拒战,退走宣平县中。

[[25]] 《金史承裕传》:八月,大元大兵至野狐岭,承裕泄气,不敢拒战,退至宣平。县中土豪请以土兵为前锋,以行省兵为支援,承裕畏怯不敢用,但问此去宣德间道罢了。土豪嗤之曰:“溪涧弯曲,我辈谙知之。行省不知用有利地势力战,但谋走耳,今败矣。”其夜,承裕率兵南行,大元兵踵击之。明日,至会河川,承裕兵大溃。承裕仅抽身,走入宣德。

此处将时刻置于八月,不确,拜见上文时刻考证。

[[26]] 《蒙古秘史》:派者别、古亦古捏克把阿秃儿两个人为前锋,进军察卜赤牙勒[居庸关],为守军所阻。者甭说:“诱惑他们前来,(可佯为撤离),以便决战”。说着就往撤离了。一见撤离,金兵就说:“追逐吧!”所以满川遍野地追来。直到宣德府的山嘴,者别就翻过头来回来击,击退了连续追来的敌人。成吉思合罕的主力军相继进迫,击退了契丹,战胜了黑契丹的、乣军的骁勇的戎行。杀得就像炸毁的朽木一般的垒垒堆积起来,一向到居庸关。者别取下居庸关的关口,夺了几个山岭。成吉思合罕在失剌迭克秃儿(龙虎台口)安营,进犯中都。并差遣戎行去攻各个乡镇。

[[27]] 《宋史纪事本末蒙古侵金》:蒙古游兵至国都下,金主欲南奔汴。会卫卒誓死迎战,蒙古兵多所损折,遂袭金群牧监,驱其马而去,金主乃止。命秦州刺史术虎高琪屯通玄门外,寻降胡沙为咸平路戎马总管。将士以其罚轻,由是益不必命。”

[[28]] 《金史卫绍王本纪》:是时,德兴府、弘州、昌平、怀来、缙山、丰盈、密云、抚宁、集宁,东过平、滦,南至清、沧,由临潢过辽河,西南至忻、代,皆归大元。

[[29]] 金国并非只要桓州一处群牧监,郝经《沙陀行》:“乘胜逐北过燕都,更得金源四十万,大青小青绝世无。”《元史按竺迩传》:“父䵣公为金群牧使,岁辛未,驱所牧马来归,太祖终其官。”

[[30]] 《蒙古秘史》:“者别被派去进犯东昌城,不能攻下,便率师撤离到六日行程的地址。遽然乘其不意,掉过头来命一切战士,都备一匹从马,夜间兼程急行,猝可是至,占据了东昌城。”《金史卫绍王纪》:“不多,东京不守,上乃大悔。右副元帅胡沙虎请兵二万屯宣德,诏与三千人屯妫川。平章政事千家奴、参知政事胡沙坐覆三军,千家奴开除,胡沙责授咸平路戎马总管。”

[[31]] 《元史耶律留哥传》:太祖起兵朔方,金人疑辽遗民有他志,指令辽民一户以二女真户夹居防之。留哥不自安,岁壬申,遁至隆安、韩州,纠勇士剽掠其地。州发卒追捕,留哥皆击走之。因与耶的合势募兵,数月众至十余万,推留哥为都元帅,耶的副之,营帐百里,威震辽东。太祖命按陈那衍、浑都古行军至辽,遇之,问所历来,留哥对曰:“我契丹军也,往附大国,道阻马疲,故逗遛于此。”按陈曰:“我奉旨讨女真,适与尔会,庸非天乎!然尔欲效顺,何认为信?”留哥乃率所部会按陈于金山,刑白马、白牛,登高北望,折矢以盟。按陈曰:“吾还奏,当以征辽之责属尔。”

《金史卫绍王纪》:(十一月,)……由临潢过辽河……皆归大元。

《元史太祖本纪》:七年壬申春正月,耶律留哥聚众于隆安,自为都元帅,遣使来附。

欢迎参与征文大赛!奖金多多!

文史宴“留念金庸”征文大奖赛,诚邀各位读者参与!

欢迎注重文史宴

专业之中最浅显,浅显之中最专业

了解前史生疏化,生疏前史普及化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